奇妙之旅

大约是一个星期前的事情。
快要忘记已经多久没有更新Blog。
也许是在我生日前。

上个礼拜五,
原本打算去家门口的便利店,买咖啡。
买了一罐Monstar能量饮料。
天气格外晴朗,洋溢着春天的气息。
都说,春天是发情的季节。
所以,家也没回。就跳上了电车。
平时上班相反的方向。

漫不经心地乘车到了小田原,
刚好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
于是换乘了箱根登山铁道,之后到了強羅,乘坐缆车。终于到了箱根的火山口。
因为地壳运动,缆车没能延续登顶,于是就在山里散步起来。
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方向,如果能路过大涌谷小涌谷,没准还可以尝一尝黑色温泉蛋。

一个人走在山间公路边,
唱着歌,又念叨着一些事情。
因为比较靠近火山口,所以空气中一股硫磺的臭味。
不过,心情总算是愉悦的。
我想,这次出行可能缺乏计划性。
也许是在深山,更能让我思考自己刚刚走完的29年人生。

计划,多好的一个词语。
我本来就是计划生育的产物,
出生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末尾,懂事的时候刚好改革开放。
计划,不如随机应变地走下去好。
在山路里,遇见了交通导流的大叔。大叔大老远就朝我挥手。
“小哥,你去哪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我就是出来散散步。大涌谷现在还能去么?”
“不行了,天晚了。”
“那我去湖边呢?芦ノ湖。”
“顺着公路朝那个方向走,你这么走估计要1个小时。”
“啊,没事儿。原本就是出来散步的。”
“不过有小路,近一点。”
“行,谢谢啦。”
道别,我就继续顺着公路唱歌,走路。

发现的小路是这样的。
真的阴森得可以拍鬼片。
忘了刚才问一问大叔,山里有没有熊。
这样的山路走了大约30分钟,终于到了公路。

在这种温泉圣地,度假山庄。
没什么建筑,平时也就很少有人。
如果天黑,还是这样的山路,恐怕就惨了。
想起了《海边的卡夫卡》中离家出走的少年。
我尽可能不用iPhone做导航,凭着直觉朝湖畔走。
不知道能不能赶上最后的海盗船,想去箱根神社看一看。
最后一次去是5年前了吧?好像很久远的样子。

来到湖畔,已是夕阳西下。
船家也都手工回家。
风景很美。还是四处无人。
其实,如果死在这里的话。
也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我爸会怎么说,
“一个人,别去危险的地方。”
二十岁刚出头,已经默许我来这岛国生活,什么地震啊台风啊海啸啊核电站爆炸啊,
老爸已经有了觉悟才对。
看着湖畔的夕阳,

觉得很幸福。
觉得人生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也没什么值得担心的事情。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好像关门歇业的小店,
推开,“不好意思。现在还营业么?”
“你来了就营业啊。”店里只有一个店长小哥,在吧台听着爵士,无精打采地回我。
“哦,那就麻烦了。”我说。
点了生鱼片刺身定食,还有两合热清酒。
暮色渐渐浓起来,真有点不想回家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回家的车。
酒足饭饱后,来到桃源台港口,缆车已经没有了,船也没有了。
好在巴士还有最后的几班。
喝自贩机里的热咖啡,在这暮色已浓的港口,面朝湖,背靠山。
想找个避风的地方都很难。
困意袭来的时候,远远看到盘旋在山路上的巴士缓缓驶来。

等车还是上车,都只有我一个人。
“真是得救了。”我一上车,这么感谢司机。
“今天风好大啊。”老司机回了我一句。巴士连等都没有多等,关上门就往来的地方行驶。
仿佛老司机和巴士是专门来接我的。

如此这般,巴士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带我回了小田原车站。
只要有电车,就能回家。

看看时间不早不晚,乘坐快车奔向新宿。
歌舞伎町现在正在热映着《Moonlight》!
可以看到午夜,然后换末班车回家。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