秩父・長瀞

时值金秋,Winnie说想出来看看红叶。
原本这个夏天我已经登了很多山,
深秋后,高山积雪,而又没有去登雪山的装备。
本还是打算明年开春再进山。

不过这个时候,1000海拔以下的低山看红叶和秋景,
也是个很不错的户外活动。

这样,Winnie的体力也能和我一同走起来。
这天,我们来了东京北边的埼玉县山区,秩父・長瀞
山脉延绵,与不久前去过的奥多摩的山脉相连。
从东京都内搭乘特快专列,需要两个多小时抵达。
对于“日归”旅行来说,刚刚好的距离。

本来是周末的大好时光,
刚开始进山,就接到了工作上的联系。
需要紧急处理一些事情。
于是,就边爬山边用iPhone做各种处理。
还好没有走到深山,不然恐怕连信号都很难接收到。
天才的我,及时处理得很漂亮,
这样接下来的登山也心情愉悦起来。
(占用我的休息日的时间,回头要记在加班里,笑)

走在满是落叶的登山道上,
上下坡时,一不留神就会被层层落叶滑倒。这种滑,是落叶间的滑。
不是登山鞋能够对付的,如果有登山杖可能会更安全一些。

在日本,很多山林是私有林。
登山道的整备和山林维护,需要庞大开销。
也常有这些请求“过路费”的牌子和投币箱。
完全靠自觉。

密林之中,欣赏风景的同时,应该小心野兽的出现。
尤其是熊。
熊铃,多少会有些作用。
也不致于过分静谧的山林,让自己冒出了恐怖的念头,总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吓自己。
如果附近有同样的登山者,也是一种变相的打招呼。让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如果没有熊铃,尽可能用手机外放来听歌或广播节目。
因为,熊也是怕人的。

也许是工作忙,也许是年龄问题,
也许是单纯的兴趣点转移。
Winnie说,不知何时,已经不再刻意地去走进自然,欣赏风景了。
刚来日本的时候,春天可以赏樱花,夏天去看薰衣草,秋天看黄叶红叶(黄叶是银杏叶,红叶是枫叶)……
可久了之后,它们就像身边的存在,成为了日常的一部分。
反倒是缺少了去刻意欣赏的心情。

看来,越是身边随处可见的,随手可得的,越是应更加留意和珍惜。

也或许,单纯在东京呆久了。
本性地渴望走进自然吧。
作为动物的本性。

在配速比较慢的情况下,我和Winnie两个半小时登顶。
这天我们的最高峰,497米的宝登山。“和我的宝贝去登山”(破梗)
路途平缓,也没有什么难度。
对于我而言,意犹未尽。

山顶附近,则是宝登山奥宫

宝登山神社奥宫位于宝登山(497米)山顶,是此山最古老的宗教场所。
传说由日本神话中第12代天皇景行天皇之子——日本武尊于公元110年所建。当时皇子受指派前往东北地区平叛,归朝途中被宝登山的秀美奇景所吸引,故决意登山。

想必,登山时拍得最多的照片便是自己走过的路。
拍照片本身,也是记录生活的琐碎和点滴,也是在记录和诉说自己的人生之路,吧。
好酸啊~

从山上下来,便是著名的宝登山神社,以及長瀞岩畳
果然,再美丽的风光,也禁受不起人多的折腾。
游客多的自然景观,总给人不和谐的感觉。
夏天,这条溪谷可以乘坐橡皮筏漂流。也是另外一种玩法。

长瀞溪谷两岸的岩石因为看起来宛如重叠,故有岩畳之称。
周边除了岩畳外还有被称作奇岩的岩石,对岸有被称作秩父赤壁的绝壁等,岩石编织成的奇观很多,这一带还是最靠近深蓝色荒川溪流的地点,周边一带是长瀞旅游的中心区。

也许是天气阴沉起来的缘故,
回程时的上長瀞车站,老旧又凄凉。
像极了孤身一人,在长途旅程中的一个小小中转站。
在这里等车,仿佛有着大把的时间和孤寂。
正应该带上一本杰克凯鲁亚克的《达摩流浪者》读一读。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